Stephaine Celsy

Stronger than Vibranium

【超蝙】告白被拒所引发的问题 37

甜得飞天

三声浪笑:

summary:超人向蝙蝠侠表白被拒之后,克拉克·肯特在宴会上邂逅了他的梦中情O,但在大众眼里弯成蚊香的布鲁西宝贝其实是个钢铁直男。


 


可能的雷点:ABO双A,身份梗,单恋,私设多


 


轻松向甜饼,如果一定要说哪里苦那一定是单身狗心里苦。




本章除了糖以外什么都没有,牙疼警告,眼瞎警告


 


148.


 


超人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


 


自认为自己每天睡觉连睡姿都不会变的克拉克有点懵地坐起来,转头便看见布鲁斯以一个优雅的卍字形趴在床中央,大概是为了遮挡阳光,他的被子全堆在了脑袋上,而丝绸睡袍的下摆一直掀到了腰部,两条白得反光的大长腿和CK内裤下圆润挺翘的屁股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摆在克拉克眼前。


 


克拉克下意识伸手戳了戳对方弹性极佳的臀瓣,布鲁斯毫无反应,于是他又仗着刚起床时的胆大包天摸了摸那条白花花的大腿,布鲁斯在睡梦中不耐烦地抬起腿往他脸上踢去,克拉克机敏地将皮肤变软,被一脚踹出了两米远。


 


钢铁之躯“砰咚”把地板砸出个凹坑,床上的韦恩少爷仍然睡得人事不知。


 


克拉克慢吞吞爬起来,看了看床头柜上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暂时放弃了叫布鲁斯起床的任务,默默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到厨房准备早餐。


 


简单的三明治做好之后克拉克再次回到卧室,扯住布鲁斯的被子用力一抖:“起床!”


 


光线透过没什么用处的窗帘照射到布鲁斯的脸上,他不满地呻吟了一声,手在床上胡乱摸索过一个枕头,再次盖住了头。


 


“嘿,布鲁斯,你得先吃完早餐再睡。”克拉克无奈地拍拍布鲁斯的背,“吐司要花生酱还是草莓酱?”


 


“花生酱……”布鲁斯发出一串如果不是有超级听力根本就听不清的哼哼,翻身企图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床垫里。


 


“那你倒是快起来啊。”克拉克哭笑不得地把他从枕头里扒拉出来,“我要迟到了。”


 


布鲁斯被夺走了遮光用具,不满地一把将克拉克拉上床,手臂牢牢环住他的背,乱糟糟的脑袋迷迷糊糊就往对方怀里钻:“我是老板,我说没迟到就是没迟到。”


 


克拉克猝不及防被当成了大型抱枕,僵硬地一动也不敢动,布鲁斯一条光裸的腿卡进他的两腿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飞快地重新沉入梦乡。


 


克拉克低头看着布鲁斯头顶的发旋,鼻端除了熟悉的沐浴露香气之外似乎还嗅到了淡淡的苦味,他鼻翼抽动了一下,还没闻出个所以然,就突然被怀中的omega踹了一脚。


 


“好硬。”布鲁斯嫌弃地嘟囔着蠕动到床的另一边,咂了咂嘴,脸朝下趴好不动了。


 


克拉克只好又去摇晃他的肩膀,嘴里锲而不舍地念着对方的名字,完全得不到回应,蓝眼睛便微微眯了起来:“你再赖床我要使用非常手段了。”


 


布鲁斯不为所动地发出细微的鼾声。


 


超人撸起衬衫袖子,两手卡住布鲁斯的腋窝把他提溜起来,布鲁斯软绵绵地往旁边倒,被扶着背放直了,克拉克扒掉他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睡袍,从柜子里找了一套不那么花哨的衬衣西裤套在他身上,布鲁斯全程闭着眼睛任人摆布,被趁机摸了腰上的痒痒肉才躲闪着哼唧几声。


 


“你的管家先生平时可真是辛苦。”克拉克仗着力气大,直接把他抗到浴室里放在浴缸边上坐好,一手揽着他的背不让人一头栽进浴缸,一手灵活地拧好毛巾给他擦脸。


 


布鲁斯直到被牙刷捅进嘴里才醒过来,反射性地吞咽了一下,差点被满口薄荷味的泡沫呛死,超凶地睁开眼地朝克拉克瞪过去。


 


克拉克自觉举起双手退出浴室:“既然你醒了那就自己来吧,我去烤面包片。”


 


他人畜无害地对布鲁斯咧出一口大白牙,在对方把牙刷朝他扔过来之前关上了浴室门,留下布鲁斯叼着牙刷捏着毛巾坐在浴缸沿上,半梦半醒,满心杀气。


 


十分钟后把自己倒腾得光鲜亮丽的布鲁西宝贝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卧室,从随意扔在小沙发上的外套里翻出手机想和阿尔弗雷德联络,结果一眼看见了主屏幕上硕大的8:13,顿时像被切断电源一样歪倒下去。


 


克拉克给吐司涂上花生酱,进门喊布鲁斯去吃饭就见大总裁又不省人事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成功把自己高大的身体团在单人沙发里的。


 


克拉克的心累指数达到了本月最高点。


 


“布鲁斯,面包片要冷了。”克拉克试着把团成球的布鲁斯拆开,未果,干脆连人带沙发一起搬到了餐厅,他把散发着香甜气息的烤吐司递到对方鼻子底下,“除了花生酱外我还刷了一层蜂蜜。”


 


布鲁斯抬起头精准地咬住了吐司焦脆的边缘,半睁着眼就着克拉克的手啃完整片面包,才含含糊糊地说:“味道不错。”


 


克拉克因为指尖上掠过的湿热而迅速抽回手,没忍住捏了捏对方鼓起的脸颊:“醒了就自己吃,你今天去星球日报吗?”


 


布鲁斯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抱怨道:“我都坐在这里了,你说呢?”他拍开克拉克的手,兀自从盘子里拿了个烟熏火腿三明治,“这是我今年起得最早的一天。”


 


“早起是个好习惯,你应该继续保持。”克拉克坐回自己椅子上,犹豫了一下,状似不经意地说,“你那些夜间活动……还是尽量少参加,晚上早点睡,自然就能按时起床了。”


 


布鲁斯从三明治里挑出菜叶的动作顿住了,他用纸巾擦掉手上的沙拉酱,语气听不出喜怒:“交往第三天就开始管我啦?”


 


“我不是,我……好吧,我不能说自己毫无私心。”克拉克沮丧地撇撇嘴,觉得自己和那片被遗弃的生菜一样可怜,“但挑食、酗酒、熬夜,都是非常不好的习惯。”未来的健康版特约撰稿人板起脸,“你比之前重了至少三磅。”


 


布鲁斯冷静地收回了伸向克拉克那片烤面包片的手。


 


“所以别再伤害自己的身体了好吗?”克拉克用蓝汪汪的眼睛诚恳地看着他。


 


“……我会胖完全就是因为最近你给我吃了太多高热量食物。”布鲁斯放下吃了一半的三明治,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是甜牛奶,他迟疑了三秒,还是没经住诱惑将牛奶喝光,“如果阿尔弗雷德问起来我就把你供出去。”


 


“管家先生会责怪我吗?”克拉克天真地问。


 


“不,他有我私人氪石库的一部分权限。”布鲁斯舔掉唇边的奶渍,“放心吧,在他动手时我会帮你联络蝙蝠侠。”


 


克拉克焉了吧唧地吃着他的培根鸡蛋三明治:“好吧,看来我没法阻止你午夜派对了。”


 


布鲁斯揪住他的小卷毛扯了扯,忍俊不禁地笑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我虽然确实名声不太好,但也没有在一段恋爱关系中率先出轨的前科。”他歪着脑袋有点遗憾地保证,“喝酒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但我答应你会离那些可爱的姑娘们远远的,嗯?”


 


“只是姑娘?”克拉克挑起眉。


 


直了三十几年从未遇到过这种质问的布鲁斯噎了足足半分钟,才艰难地补充:“…………还有男孩们。”


 


然而克拉克似乎还不满意,摸着下巴作回忆状:“上次你和我保证说前一天没有喝酒,但你喝了。”他故意很失落地垂下眼,长睫毛下的眼珠子像是被乌云遮住的天空,“你这次也是哄我的吗?”


 


“……我没有。”深刻的感受到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圆的布鲁斯痛苦地按了下眉心,“就算再火辣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从我面前经过,我都不会让手移动到他们的屁股上,行了吗?”


 


“那就太好啦。”克拉克高兴地弯起眼睛,“不然我还得穿上制服敲破窗户冲进去把你带走,你知道的,我赔不起太多块玻璃。”


 


“……”


 


蝙蝠侠瞪着眼睛,在克拉克正直的微笑中把超人的危险等级又往上提高了一档。


 


这麻烦的氪星人演技又进步了。


 


149.


 


因为布鲁西宝贝不乐意坐地铁而在堵车中耽误了很长时间的克拉克再一次迟到了,好消息是佩里碍于跟在后面晃进门的韦恩总裁而吞下了成吨的怒吼,坏消息是打卡机显然不会因大老板的淫威而屈服,该打不上的卡还是打不上。


 


“反正我的全勤奖上周就没了。”克拉克破罐子破摔地把卡塞回裤兜,打开公文包把昨天熬夜整理的新闻材料放到桌上。


 


布鲁斯熟门熟路地拖着那把专门留给他的软椅坐到克拉克旁边,毫不见外地拿了一打资料翻看,还来了段即兴点评:“哇哦我前几天还参加了这家伙的生日派对,那时他看起来就像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古板绅士——没想到他私下里居然还干这种缺德事,看来果然留山羊胡子的都不是好东西。”


 


“你这样说当心收到世界山羊胡协会的律师函。”克拉克打开电脑,从他手里夺回资料装进文件夹,“以外表来评判一个人的人品是不理智的。”


 


布鲁斯摊了摊手:“对秃子过敏的人没资格说这句话。”


 


“……虽然我的确不喜欢秃子,但我得说并不是所有秃子都是坏蛋,也不是所有头发浓密英俊潇洒的家伙都那么惹人喜爱。”


 


“比如?”


 


“比如你。”克拉克捏捏布鲁斯的鼻尖,“骨子里就是个混蛋。”


 


布鲁斯顺势捉住他的手贴到脸颊上:“哦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地夸我英俊潇洒。”他干燥的嘴唇印上了超人食指的第二个关节,使坏地“啾”了一下,“以及我确实惹人喜爱,不信你问问你的同事们。”


 


奋力赶稿的记者们在惹人喜爱的大老板威胁的目光下拼命点头。


 


“不要影响大家工作。”克拉克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了一颗露易丝给的话梅糖塞进布鲁斯嘴里,“自从你来了之后我们的言论自由受到了非常大的侵害,请你好好反省一下。”


 


布鲁斯毫无防备地咬开糖,顿时酸得说不出话来,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儿才把糖顺利咽下去,克拉克递过来一杯水,布鲁斯两口喝光,眯着眼似乎在思考怎么报复,突然他轻笑一声,凑过去贴在克拉克的耳边说:“你早上还偷摸我这个混蛋的屁股,以为我没发现吗?”


 


这句音量不低的耳语在办公室里引起了一阵意味不明的“啧啧”声,克拉克尴尬地把通红的脸埋进掌心,布鲁斯跷起腿悠闲地拍拍他冒烟的头顶:“我早就说了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摸,甜心。”


 


吉米终于没忍住掏出他的宝贝相机就是一阵咔擦咔嚓的连拍,恨不得把脑袋杵到抽屉里的克拉克虚弱地抗议:“你别再说了……”


 


布鲁斯愉悦地放过了他:“好啦,赶紧工作吧,中午我想去32街新开的那家意大利餐厅。”


 


“我请不起。”克拉克立刻声明。


 


布鲁斯熟练地把钱包塞进对方的口袋:“现在你请得起了。”


 


150.


 


克拉克正对着文档的空白页面发呆——实际上他昨晚已经连后天的稿子都写完了,现在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写。


 


布鲁斯看了眼时间,从兜里摸出个贴着omega标签的小药品,拧开瓶盖往手心里倒了一颗,直接扔嘴里干咽了下去。克拉克余光不自觉地往他那边瞟,踌躇地劝说:“抑制剂好像副作用挺大的……”


 


“我知道啊。”布鲁斯不太在意地从克拉克的公文包夹层里取出他的手提电脑,按下开机键。


 


“你什么时候把电脑装进去的?”克拉克愣了一下,见布鲁斯完全是一副懒得回答的表情,只好又把话题引回去,“大部分抑制剂都会引起体内激素紊乱,长期服用……”


 


“停。”布鲁斯直接捂住他的嘴,似笑非笑地拖长了尾音,“可是我不吃抑制剂会有很可怕的后果,你会负责吗?”


 


巧克力的甜香从布鲁斯的手心传达过来,克拉克脸上温度骤升,刚要点头表决心,那边露易丝就“砰”地一拳砸在桌面上,惊得他一个哆嗦。


 


“韦恩先生,上班时间请不要性骚扰员工。”露易丝咬牙切齿地微笑着说。


 


被骚扰得很开心的克拉克回头想告诉她自己不介意,对上露易丝恨铁不成钢的视线又讪讪地把头转了回去。


 


布鲁斯识趣地收回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好吧,好吧,你们当我不存在就行。”他朝克拉克丢了个“亲爱的这可不是我的问题”的眼神,靠回椅子里打开浏览器的搜索界面。


 


克拉克无心工作,一边老老实实地在文档上打出一排排不知所云的句子,一边偷偷欣赏布鲁斯难得严肃的侧脸,见对方换了好几个姿势,似乎坐得不太舒坦的样子,便关心地问:“怎么了?昨晚睡得不舒服?”


 


“不是。”布鲁斯皱着眉按了按后腰,“可能是因为太舒服了,有点腰疼。”


 


压根就没睡在床上以至于感受不到因床垫太软而产生的腰酸背痛的克拉克有点愧疚地伸手覆在对方腰侧:“是我的错,我给你揉揉?”


 


钢铁之躯变软后的质感意外地适合按摩,布鲁斯享受着超人力道适中的服务,先在心里记下这条情报,才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没关系,多睡几次就会习惯的。”


 


克拉克为这句差不多等同于同居申请的话而雀跃地笑了笑,手上的活干得更卖力了。


 


“嘶……别碰那边,好酸。”布鲁斯突然浑身一抖,伸手抓住克拉克的手腕不让他继续。


 


“你这里肌肉都僵硬了,不揉开会一直很难受。”克拉克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用掌心按揉那块微硬的肌肉,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制止他的闪躲。


 


布鲁斯被揉得伏在桌沿上小声抽气:“啊、唔嗯……轻点!”


 


“我根本就没用力……”


 


这都是什么不堪入耳的对话啊。露易丝感觉自己屏幕上写了一半的新闻稿都要被影响成R18级了,她抬头看了看堵着耳朵满脸痛苦或者带着笑容两眼放光的同僚们,烦躁地在抽屉里翻找她午睡用的耳塞。


 


吉米默念三遍“我们的报纸是全年龄的”,心痛地关上了相机。


 


克拉克成功揉软了布鲁斯腰上绷得死紧的肌肉,充满成就感地放开手,冷不防被对方一肘子顶在鼻子上,“嗷”地踉跄了几步,手机从口袋里滑出来摔在地上。


 


布鲁斯弯腰捡起那个样式普通的手机,左上角挂着的蝙蝠侠挂坠滑到了他手里。克拉克见他仔细地用拇指抚过挂坠表面的纹路,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手机上挂着前追求对象的挂坠是不是不太好?毕竟之前布鲁斯不知道他就是超人所以不会多想,但现在可不好说了,况且克拉克也没法说自己是完全问心无愧的。


 


布鲁斯不会吃蝙蝠侠的醋吧?


 


克拉克咽了咽口水,蹭过去小心翼翼地说:“呃……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把它取下来……”他顿了一下,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还有那些周边睡衣和拖鞋,我都会收起来。”


 


布鲁斯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为什么要收起来?”他摸了摸蝙蝠标志的尖角,把手机递还回去,暧昧地眨眨眼,“这个挂坠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纪念品,如果你换掉它,我会生气的。”


 


克拉克呆呆地接过自己的手机,庆幸之余感动得一塌糊涂:“布鲁斯……”


 


“还有一件事。”布鲁斯打断他即将出口的一大波表白,将电脑屏幕转向他那一边,点了下网页上卢瑟的高清大头照,“莱克斯集团新产品的展览会,要和我一起去吗?”


 


克拉克一下子睁大了眼,震惊地说:“你不是不再和莱克斯企业合作了吗?”


 


“观摩一下竞争对手的展览会有什么奇怪的,而且……”布鲁斯故作神秘地朝克拉克勾勾手指,待对方乖巧地靠过来才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缓缓道,“我没法像蝙蝠侠一样与你并肩作战,但小小地给我可爱的男朋友一些便利还是能行的,嗯哼?”


 


超人看着眼前这双狡黠的钢蓝色眼睛,心口升起一股不知名的热度暖洋洋地融入了每一滴血液,放肆地在身体中流淌。而布鲁斯就这样与他对视着,眼神温柔而深情,他的唇形很特别,抿起时总带着浅淡的笑,嘴唇微微撅起就像是在请求一个吻——


 


于是克拉克不由自主地低头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一触即离。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传来打翻杯子的声音,布鲁斯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怔了怔,危险地眯起眼:“没人告诉过你我的规矩吗?小记者。”


 


“什么?”克拉克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想起上次他亲吻了布鲁斯后对方飞速逃跑的举动,脑中胡乱猜测他是不是不太喜欢别人主动的亲吻。


 


布鲁斯伸手捏住他的下颔,沉下嗓音,慢悠悠地宣布:“我的规矩就是,当克拉克·肯特亲吻布鲁斯·韦恩的时候,持续时间不能少于五秒。”他微微侧过头,再次贴住了对方的嘴唇,“刚才那个不合格,重来。”


 


151.


 


露易丝面无表情地对吉米说:“你去把灯关了吧。”


 


吉米傻傻地捧着相机:“啊?那看不清字该怎么办?”


 


“不用担心。”露易丝指着那两个吻得难舍难分的家伙,冷笑一声,“他们两个还不够闪吗?”


 


TBC


 


露易丝大概和火星叔挺有共同语言的……


 


当然这边再怎么放闪也闪不过隔壁菠萝午夜,心疼工程师小姐姐一秒。


 


看最近几天tag有点乌烟瘴气的,就想着多撒点糖给被气到的小宝贝们降降火,吃点甜的心情就好啦(暴力塞糖


 


以及虽说佛系吃粮,但不小心吃到奇怪的东西大家记得吐出来,别吃坏肚子。硬含着满口某抄袭犯给的混合口味隔夜屎说真香的味觉失灵患者就别来这吃糖了……我怕您一张嘴屎漏我锅里:)


 


最后,超蝙使我快乐我永远爱超蝙!



评论

热度(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