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ine Celsy

Stronger than Vibranium

【盾冬】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小黄本的作者 (PWP)

米花:

队詹肉,ABO设定,与 @鬼畜了天下 合写,中士无意间发现了他和队长的小黄本,然后就被日了


鬼畜太太负责小黄本以及首尾内容(第1段和第5段),我只负责开车hhh,感谢 @Yerushalaim 老师的炖肉技术指导2333333


劳动节快乐!


(1)


 


“营里该有对模范情侣。”莎莉百无聊赖地用针管头在桌上划道道,她在战地医院的轮班刚结束,伤员让她连着四个小时没休息了,腿在长时间的跑动和站立下发酸,现在坐在椅子上像坐着云朵。


 


一边收拾绷带卷的女孩转过头问她:“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们不觉得Cap和Barnes的关系也太奇怪了吗?你看他们从没当着咱们的面做点情侣该做的事......当然这可能因为Cap是个老派过头的Alpha,不过他们真的是绑定情侣?”莎莉夸张地叹了口气,摊开手活像谁的妈妈,女孩笑了一声,她沙金色乱乱的头发让她想起老家街头喜欢交换八卦的那些中年女人,“我们可亲可敬的Captain从没拉过哪怕中士的一根小手指,任何Omega都需要这个,Alpha的安抚在战中和战后都是必要的。反正我见过他们最热烈的接触也不过是帮着扎绷带......”


 


口气里带着凉凉的遗憾,女孩把绷带卷扔进篮子里,她想了想,不太同意她的说法。“听你说得好像Cap很不尽责似的,我倒宁愿相信他只是喜欢和Barnes独处,不是所有Alpha都喜欢把Omega控制得死死的,就算绑定的关系也要为彼此留出呼吸的空间啊。”很快她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们晚上在帐篷里干嘛?你忘记了中士还有固定发情期吗?”


 


“我还是觉得Captain对Barnes不够好。”莎莉斩钉截铁,有些气鼓鼓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度,“就算他是我们营的英雄,他也是比较差劲的那种Alpha。”


 


“得了吧莎莉,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你心中优质可靠的Alpha得是什么样?Steve Rogers已经是Alpha之中的楷模了!”


 


莎莉神秘莫测地冲同伴笑了笑,飞快扫视了一圈四周,她做着嘘声的动作,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一个本子,“别告诉别人,给你看看这个,然后你才知道什么才算Alpha之中的楷模啦。”


 


鬼鬼的泡椒牛筋


女孩合上本子,睁大了眼睛,“借我莎莉,至少今晚上你得借给我。”


 


“亲爱的,两卷缎带就行,我还有其他更......”


 


“成交!”


 


 


(2)


 


小酒馆一派熙熙攘攘,士兵们边喝酒边吟唱着那些欢快的歌曲,不过此刻最热闹的地方当属赌桌了。


 


姑娘们本来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可她们却怎么也移不开视线了,她们被那个赌桌大赢家——穿军装的Barnes中士给吸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旁边就站着美国队长的缘故,自打一个钟头前Barnes中士摸上牌,运气就全部跑他那儿去了,接连赢了好几局。


 


莎莉将女孩给她的缎带塞进怀里,眼睛里闪现过会心的神情,“今晚肯定要干大事。”


 


女孩此刻脑子里全是被扒光衣服的中士眼眶发红的画面,她僵直不动地望着美国队长,唇角一扬,呵呵一笑:“Alpha界的楷模必须要奖励他的Omega。”


 


“赌一朵红玫瑰,骑乘位。”


 


“后背式。”女孩说。


 


一旁的森田不解地问道:“你们在赌什么?”


 


“秘密。”她们意味深长地笑,异口同声地说。


 


Bucky乐开了花,他把手里的牌扬给Steve看,故作夸张地“wow”一声说道:“今天的神秘奖品非我莫属。”


 


十五分钟后他在笑,二十分钟后他依然不胜赞叹地笑,然而在他看到奖品后就一脸黑线的笑不出来了,不是钱,不是酒,也不是什么水果。


 


杜根几个人幸灾乐祸地笑,Steve看着Bucky被卖酒姑娘塞了满怀的各色各样的色情期刊时,也忍不住笑了。


 


笑吧,笑吧,让你笑。Bucky盯着Steve暗暗地想。他把这些花里胡哨的本子抱回营地一股脑儿地全丢到Steve床上,故意在他皮子底下翻看。


 


换作是平常,Steve早就过来把这些玩意儿扔一边去了,然后会“不爽”地教训下不听话的中士。不过他这会儿忙着写军事报告,想着就先放任Bucky“胡作非为”一会儿吧,反正早晚也是要教训的。


 


Bucky趴在床上在那些本子里挑挑拣拣,偶尔念几句里面的内容,故意念得很大声,Steve也只是淡淡瞥过来没说话。不过后来他翻着翻着感觉有点奇怪,因为他注意到了有几个小本子明显和其他画风不大一样。什么猫化宠系,年下弱攻,黑化调教……这是什么意思?等等,封面那是谁?怎么这么面熟?


 


看那独一无二的蓝制服,还有那把他心爱的狙击枪,妈的……这不就是他自己吗。


 


他好奇地翻开小本子胡乱扫了几页,暗暗骂了一声,不知道是爽的还是雷的,他心虚地合上小本子,心脏扑通直跳,一分钟后又鬼使神差地翻开了。


 


卧槽谁这么有才,Bucky暗想,他和Steve可从没有尝试过这样那样的姿势,无非就是面对面或者后背式啊之类的,可从没有尝试过这样那样的地点,无非就是军帐野林什么的啊,老天啊,这些作者是怎么想到的,难道真看到他们做了?


 


(3)


 


Bucky发情了,他浑身散发出蜂蜜奶油的甜腻气息,这令他的alpha着迷又疯狂……”Bucky念到这里停下来,不解地皱眉,“这不是胡扯吗,我的信息素才不是这种味道。”


 


Steve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虽然有出入,不过……”


 


“不过什么?”


 


“确实很香甜。”Steve支起下巴,向Bucky投去悠悠的目光。


 


队长,你是在和我调情吗?”Barnes中士坐到桌子边缘,挥了挥手中的小本子,玩世不恭地一笑,“好像这里边也有写过这句话。”


 


Steve无奈地摇摇头,边写军事报告边听Bucky往下念。


 


你知道的,Bucky,我想要你。Steve迷恋地说道,你这副表情真好看啊。他渴望Bucky的身体,迷恋Bucky的一切,”Bucky不自然地咳嗽一声,余光瞥向那个金色脑袋,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读道,“就在这时,小Steve从身后抱住了Bucky,他对Bucky耳语,声音充满邪恶,你想喜欢我还是喜欢他?嗯?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Bucky越念越觉得哪里不对,他“啪”地一声合上小本子,“小Steve?难道是你注射血清之前的形象?可是刚刚描写的明明是Rogers队长解开了Barnes中士的衣领——”Bucky忽然噤声,搞什么,难道是两个Steve和他……在……?哇啊,3p?


 


真是大胆啊,作者的脑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他脑补了一下画面,瞬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可这不科学,怎么可能会出现两个Steve,而且他怎么可能受得了两个Steve,一个Steve就够他受了,老天啊他在想什么,Bucky无语地扶额。虽然是这么想的,他的眼神却不受控制的往那个小本子上飘。


 


Steve注意到Bucky丰富的表情变化,他身体往后靠到椅背,挑了一下眉,“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Bucky避开了Steve探究意味的目光。


 


他歪头看着Bucky,唇角一弯,“那怎么脸红了?”


 


“……别胡说八道!”Bucky瞪他一眼,显然没什么威慑力。


 


Steve来了兴趣,只是指尖刚刚碰到边角就被Bucky诶诶诶的制止住了,“别看!”


 


“为什么?”


 


“太黄,少儿不宜。”Bucky虽然这么说着,却微笑着跨坐到Steve身上。


 


“我已经成年了。”Steve面不改色。


 


“嗯,我也是,”他视线落到Steve手里的小本子上,目光闪烁地舔了舔嘴唇,“这里边把你写得……可神了。”


 


史蒂再次扬起眉毛,一手放在Bucky大腿上,一手翻开了小本子。


 


Rogers的金发被汗水浸透,他低头狠狠吻住了他的Omega,霸道地追逐Bucky的舌头,”Steve感觉到Bucky身体忽然一僵,他快速扫过书页剩下的几段文字,也禁不住微微皱起眉头,什么霸道一吻猛力一撞,什么Bucky瞬间哭得跟兔子似的,他粗略翻看了些剩余的几页,问怀里的Bucky:“你全看完了?”


 


“啊?没,没有啊。”Bucky玩弄Steve的军服扣子,故作心不在焉地回答。其实他看完了,虽然有点言过其实,不过确实他妈的很爽啊。


 


“不想试试看?”


 


“……”他抬起头看Steve,那漂亮的蓝眼睛正盯着他,Bucky舔了舔嘴唇,说道,“这是白天,Steve。”


 


“我知道。”


 


Bucky手臂攀上他的脖颈,回忆着本子里的内容,“我的小Stevie……别告诉我你想在这上……


 


显然这刺激到了他的队长,Bucky已经感觉到Steve身下的家伙蓄势待发了。


 


只要我想,在哪里上都一样。


 


视线交汇,Bucky立刻凑了上去。


米花的亲嘴辣条


(5)


 


新的调遣令已经下达,军队拔营速度很快,不出三个小时他们的踪迹就会在小镇里消失得干干净净。


 


医护人员被安排在绿皮卡车内,女护士和一堆医疗箱还有机枪的大部件挤在一起,摇晃使她们互相撞来撞去。


 


莎莉把一个家伙扔进来的头盔扔了出去,那个家伙夸张地大笑起来,虽然莎莉是受绑过的Omega,但是还是不停的有家伙来打扰她。


 


这都是因为她的Alpha不在身边。


 


想到这她不由得开始在人群里找最扎眼的那个Alpha和他的Omega,当然——找不到。人这样多,信息素交混成浑浊一片,她连自己的味道都快闻不出来了。


 


女孩在对面的角落里朝她挤眼,莎莉心有所动马上艰难地挪移过去,她瞥见她手边的一张纸。


 


那是一张薄薄的电报纸,上面印着没写完的几行字,莎莉狐疑的拿过,翻过来忽然张大了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天哪……谁给你的?”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然后把纸迅速叠起来,并且再三确认刚刚没被人注意到。


 


纸上是一幅简单的素描,寥寥几笔,但显然功底不赖,Barnes中士跃然纸上。重点是,他是半裸的。


 


这是与平常迥然不同的中士,结合过的人都看得出来。


 


“你猜?”


 


“上帝,别叫我猜啦,我知道的人里可没有这种功力……”可以把眼底的情愫全部捕捉到纸上。她忍住了没说最后一句。


 


女孩眨眨眼,耳语道:“拔营前在队长桌子下找到的,我猜……”


 


“……嘘、嘘。”莎莉赶紧打断了她,做了个张牙舞爪的鬼脸。“有些事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不是吗?”


 


“好吧莎莉,那你该把纸还我了。”


 


“…………我可以用全部家当来换吗?”


 


“不可以,谢谢,亲爱的。”


 


 


Fin.

评论

热度(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