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ine Celsy

Stronger than Vibranium

【超蝙】告白被拒所引发的问题 47

三声浪笑:

summary:超人向蝙蝠侠表白被拒之后,克拉克·肯特在宴会上邂逅了他的梦中情O,但在大众眼里弯成蚊香的布鲁西宝贝其实是个钢铁直男。


 


可能的雷点:ABO双A,身份梗,单恋,私设多


 


轻松向甜饼,如果一定要说哪里苦那一定是超人心里苦。






生吃绿灯侠警告


178.


 


超人在瞭望塔治疗仓里醒来时发现旁边围满了人。他的伙伴们在治疗仓旁绕成一圈,一个个都低着头满脸沉痛,如果手上再拿捧花那就是标准的葬礼场面。


 


超人反射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能摸到实体而不是什么见鬼的灵魂体,他松了一口气,坐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关节:“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钢骨咽了咽口水,痛苦地说:“我对不起你。”


 


“啊?”


 


“如果早知道你和蝙蝠侠是一对,我绝对不会开着直播去找你们。”钢骨将掌心中浮起的虚拟屏幕送到超人面前,眼神闪躲,“总之……你自己看吧。”


 


屏幕中是正义联盟的官网界面,留言区几乎每秒都有几条新的评论出现,大部分是无意义的问号和感叹号,只有寥寥几条配上了文字和图片。


 


“世界最佳情侣!哦天哪我又相信爱情了!【图片】【图片】”


 


“英雄们的罗曼史,危机过后的深情拥吻真是太浪漫了,我支持你们!【图片】”


 


“来自世界同A恋权益协会的亲切问候,这张海报将成为我们永久的宣传图!【图片】”


 


超人看着被PS成各种色调的他和蝙蝠侠的高清接吻照,刚醒来本就不太灵活的大脑彻底陷入了当机。


 


拉奥啊……蝙蝠侠吻了我。


 


从海中获救时他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之后的记忆全都是模糊的,看到这些铁证如山的照片他才敢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蝙蝠侠真的吻了他,嘴对嘴,特别深入特别火辣的那种——最后对方好像还说了什么话,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可是蝙蝠侠是个直男,还是个不留余地拒绝过他的告白的钢铁直男,直男吻男人难道是为了表达友好吗?表达友好的时候用上舌头是什么特殊礼仪?


 


不是很懂你们直男。


 


克拉克看似在很冷静的思考,事实上逻辑已经全部乱套了,他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的照片,脑子里乱七八糟地闪过一大堆状况分析,没有一条是有用的。


 


绿灯侠意思意思默哀了三秒,把自己的手机也递过去:“看不出来你们玩得还挺开。”


 


这次屏幕中是哥谭娱乐报的推特主页,最新更新的两条新闻配图上都有着超人的身影,那几亿的阅读量昭示着它们绝对会成为明天各大报纸的头版和二板。


 


“搭档?情人?世界最佳拍档上演水中激吻!”


 


“卢瑟裸身闯入哥谭王子卧室与超人大打出手,是爱而不得还是绿得发光?”


 


卢瑟绿不绿没人知道,反正超人脸绿了。


 


闪电侠抱紧手中装零食的纸袋,坚定地说:“我支持老蝙蝠。”


 


“这已经不是谁支持谁的问题了,巴里。”绿灯侠一手搭住他的肩,表情充满幸灾乐祸,“老蝙蝠和韦恩本来就有一腿,现在韦恩又是超人的男朋友,然后老蝙蝠吻了超人。”他啧啧地感叹,“等边三角,多么稳固的关系。”


 


神奇女侠严肃地抱起手臂:“蝙蝠侠不是会抢别人男朋友的人。”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绿灯侠无所谓地摊了摊手,“韦恩抛弃黑漆漆的大蝙蝠投入超人的怀抱,所以蝙蝠侠就让韦恩也尝尝被NTR的滋味,这简直不能更正常了。他把超人送到医疗室就急匆匆回了哥谭,现在说不定正和韦恩旧情复燃——”


 


海王不由自主地为这逻辑满分的胡扯鼓起了掌。


 


超人猛然意识到布鲁斯肯定已经看见了网上这些疯传的照片,他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但别说未接来电了,手机上连一条短信都没有。和布鲁斯交往不到一周还摸不太清楚对方性情的克拉克不安地抓了把头发,抬头朝已经完全进入八卦状态的伙伴们干笑两声:“能让我一个人待会吗?我想打个电话。”


 


英雄们纷纷露出理解的表情,或同情或鼓励地挨个上来拍拍他的肩就结伴走了出去,还很贴心地帮他关上了门。


 


超人紧张地花三秒钟做好心理准备,向布鲁斯发送了FaceTime请求。那边很快就接通了,镜头晃动了一阵后屏幕上出现了布鲁斯显得有些疲倦的脸:“嗨,亲爱的。”


 


克拉克不自觉地看向丝绸睡袍领口下若隐若现的锁骨,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解释又在肚子里绞成一团。


 


布鲁斯带着困意的蓝眼睛显得雾蒙蒙的,他向后靠进软绵绵的抱枕里,打了个哈欠:“没什么急事的话我们待会再说?我正准备午睡。”又眨眨眼,“还是说你要一起睡?”


 


克拉克脸颊上浮起一层红晕,马上又白了下去,他对着布鲁斯充满信任的视线,难过地抿了抿嘴唇:“抱歉,布鲁斯。”他额前的小卷毛耷拉着,语气里全是自责,“我出轨了。”


 


“……什么?”


 


“你打开推特就能看到我和蝙蝠侠……”


 


“等一下,如果你说的是那个水中的吻。”布鲁斯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我完全不介意。”


 


这次换超人傻眼了:“……啊?”


 


“很明显是他强吻你,你为什么要道歉?”布鲁斯语带愧疚,“很抱歉我不在你身边,没有办法好好安慰你。”


 


“呃、不……”


 


“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问题是我不但没觉得不爽反而还感觉良好啊!正直的记者清楚自己并不是那么坦荡,因此格外无法面对恋人的宽容,于是他吭哧了几下,坦白道:“但我回应了他。”


 


布鲁斯挑起一边眉毛:“噢,看来他的吻技不错?”


 


“超辣,绝对是顶尖级。”克拉克严谨地回答。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不是常有的事嘛。”布鲁斯弯起眼睛,暗示性地舔了舔嘴唇,“今晚来我这,我会让你知道到底谁的吻技更好。”


 


原来这是很常有的事吗……克拉克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系成了死结,常识和三观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愣愣地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布鲁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总之,我不介意你偶尔和搭档来场热吻,老实说我感觉还不错。”布鲁斯又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已经抵挡不住睡意,“我先睡了,晚上等你,bye~”


 


“bye……”


 


布鲁西宝贝的脸消失在屏幕上,克拉克缓慢地放下手机,陷入沉思。


 


按理说他该为恋人的理解而感到高兴,没人想整天被迫卷入“你爱我还是爱他”的争吵,但布鲁斯这种反应未免也太心大了——听起来他甚至在怂恿超人多和蝙蝠侠来几次“意外”!


 


克拉克也不想钻牛角尖,但他把布鲁斯对恋人出轨漠不关心的态度和对方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史联系起来就觉得糟心得不行。他用十几分钟理顺了逻辑,决定今晚和布鲁斯来场深入的谈话。一味的猜测和容忍并不能使感情变得稳固,他们之间需要的是更多的坦诚。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解决另一件事。克拉克翻到通讯录里刚存下没多久的蝙蝠侠的号码,按下了拨号键。


 


听筒中响起“嘟嘟”的声音,超人的心也提了起来。其实他还没想好要和蝙蝠侠说些什么,他不知道当初那么坚决地拒绝了他的告白的搭档为什么事到如今又会吻他,但即使他真的对此有点心动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


 


电话被接通了,克拉克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一股脑堵在喉咙口里,最后说出来的只有一个干巴巴的“嗨”。


 


“唔……”接起电话的人迷糊地翻了个身,声音带着半梦半醒的沙哑与绵软,“还有什么事,甜心?”


 


克拉克面无表情地挂断了电话。


 


179.


 


现在已经是午餐时间,瞭望塔餐厅里非常热闹,刚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的英雄们围在同一张餐桌边说笑,闪电侠正从那个巨大的纸袋里拿出各种零食摆上桌面。


 


“天堂级别的好吃。”闪电侠指了指放在正中央的那碟小甜饼,“也不知道老蝙蝠是从哪里买来的,我跑遍了哥谭所有甜品店也没找到。”


 


绿灯侠摸了一块塞进嘴里,挑剔地说:“有点太甜了。”


 


“我觉得刚刚好。”神奇女侠惬意地喝了一口柠檬茶,“非常适合用来配下午茶。”


 


海王和钢骨也表示了赞同,闪电侠得意地拍拍绿灯侠的背:“天才,唯独这件事我不能让着你,这种小甜饼可以排进我心里的美味食品榜前三。”


 


绿灯侠转头盯了他两秒,突然掏出灯戒,绿色的光芒在小甜饼堆成的小山上凝聚成一个拇指大的绿灯侠和一个拇指大的闪电侠。


 


小绿灯侠跪在一块小甜饼上声情并茂地控诉:“噢,我最亲爱的巴里!你居然要为了点心而抛弃我!我和小甜饼到底谁更重要?”


 


小闪电侠冷酷地把头转到一边:“当然是小甜饼更重要。”


 


小绿灯侠伤心欲绝,流着泪抱住小闪电侠的大腿:“不要走!就算你爱的不是我,就算你让我的心碎成了一片片,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你。”他悲戚而又深情地握住小闪电侠的手,“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


 


小闪电侠动容地蹲下身抱住他,羞涩地闭上眼睛:“哦,是的,我也爱你。”


 


两个小人在甜饼堆的顶部吻得难舍难分,海王捂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胃部,转头看向神奇女侠:“我们是不是不该待在这?”


 


神奇女侠意味不明地“呵”了一声。


 


餐厅的大门缓缓滑开,超人脚不沾地地平移进来,沉默地坐到餐桌旁唯一的空位上,望着桌角的薯片碎屑发呆。


 


大概是因为他的面色太凝重,餐厅里原本欢快的气氛一下子被感染得沉寂下来,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最终一致把目光投向了不住往嘴里塞零食的闪电侠。


 


闪电侠瞟到超人黑沉的脸,惊恐地疯狂摇头,还是绿灯侠看不过去地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将手搭上超人的肩:“饿坏了吧?要不要尝尝小甜饼?”


 


超人迟钝地重复:“小甜饼。”


 


“对对对,小甜饼。”闪电侠赶忙把碟子推到他面前,两个拇指大的小人肩并肩坐在顶上抬头看他,“超级美味,吃一块心情马上就会变好。”


 


超人眼神空洞地看着那碟眼熟的小甜饼,在伙伴们紧张的注视下伸出手,拎起像薄荷味糖人一样的小号绿灯侠,呆呆地看了三秒,张开嘴。


 


“嘎嘣!”


 


绿灯能量做出来的小人在氪星牙齿下凄惨地断成两节,残留的能量碎片化作一道绿光回到戒指中。超人咀嚼了几口空气,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闪电侠颤抖着问:“好吃吗?”


 


超人喃喃地回答:“还不错。”然后他再一次朝碟子伸出手。


 


绿灯侠迅速把仅剩的那只瑟瑟发抖的小闪电侠护在怀里,脑中仍然回放着小号的自己在超人嘴里碎裂的情景,他惊魂未定地抱住巴里:“是他坏了还是我坏了?”


 


钢骨不小心录下了刚才极其残忍的场面,这会正无声地朝门边移动,海王盯着绿灯侠掌心中的小闪电侠,看起来有点跃跃欲试。


 


而超人机械地啃着小甜饼,双眼无神地挤出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温和微笑:“怎么不吃了?”


 


没人敢回应他。神奇女侠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朝缩成一团的绿灯侠和闪电侠挥挥手:“你们先出去吧,让我和他谈谈。”


 


很快餐厅里便只剩下两个人。神奇女侠起身坐到超人超人对面,按住他抓着一大把小甜饼的手,关切地放缓了语气:“发生什么了,卡尔?”


 


“戴安娜……”超人的拳头骤然握紧了,手中的小甜饼被他捏成了一把碎渣,他似乎刚刚才从受到巨大打击的空白状态里回过神来,湛蓝的眼睛里全是被背叛的怒火与悲伤,“布鲁斯和蝙蝠侠睡在一起。”


 


见多识广如神奇女侠这会也倒抽了一口冷气,对同伴的信任让她认为这是个误会:“这不可能,蝙蝠侠不会做这种事。”


 


“我也觉得不可能。”超人想苦笑一声,但从喉咙里溢出的却是哽咽,他捂住自己通红的眼睛,“布鲁斯接了我给B打去的电话……他说他要去睡午觉,但他在蝙蝠侠的床上,或者是蝙蝠侠在他的床上。”


 


神奇女侠咬了咬嘴唇,理智告诉她事情绝对有蹊跷,但她看着超人颤抖的脊背,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话来安慰他。


 


有时候人一旦知道了结果,记忆中那些被忽略的细节就会自动练成线索,整合出整个首尾经过——超人这才明白布鲁斯露出过多少破绽,或者他根本没想要掩饰,他当然不会介意超人与蝙蝠侠接吻,因为他心里清楚蝙蝠侠真正爱的是谁。


 


他不让超人做到最后的坚持也有了解释,超人想起那些被他有意无意忽略的苦涩气味,以及他怎么努力也无法引起的信息素共鸣,毫无疑问布鲁斯·韦恩是一个已经被标记的omega,而标记他的那个人就是蝙蝠侠。


 


一切都是假的,告白被拒的理由也好,布鲁斯虚情假意的引诱也好,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被耍得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有多幸运。


 


愤怒和失望几乎要压垮了他,他本能地想去破坏点什么发泄心中的痛苦,无意间失控的力量将脚下坚硬的地砖都踩出了裂纹。神奇女侠敏锐地感受到地面的颤动,皱起眉抬高了音量:“超人!”


 


超人抬起染着红光的眼睛,神奇女侠清晰地看见了那之中泛起的水汽,她叹了口气:“别想太多,大部分事情都没有看上去那么糟糕。”


 


“我想不出任何借口可以为他们开脱。”超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腔中激烈翻涌的情绪让他有点生理性的反胃,“现在想想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蝙蝠侠把我带上瞭望塔的苹果派送给布鲁斯,随身带着的糖果也是布鲁斯最喜欢的口味,还有香蕉牛奶和香芋派——他根本就不是给罗宾带的,那都是布鲁斯爱吃的东西!”他情绪越来越激动,几乎是憎恨地看向盘子里散发着香气的小甜饼,“这是布鲁斯的管家做的,我记得这个味道。”


 


神奇女侠抓住了重点:“怎么都是关于吃?”


 


超人没理她,自顾自地往下说:“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联起手来玩我,就算我喜欢蝙蝠侠——”他突然一顿,恍然大悟地说,“是的,我喜欢他的男朋友,所以他来提前排除情敌,哈!”超人笑了一声,抬手擦拭湿热的眼眶,难受得连呼吸都打着颤,“我太傻了,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我,他送我钢笔,遇到罪犯时挡在我前面,甚至放下身段陪我去游乐园,还带我参加卢瑟的展会……这些全都是装出来的吗?”


 


“……平心而论,我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完全就是秀恩爱。”神奇女侠端起茶杯,凉凉地斜了他一眼。


 


超人再一次无视了她,垂下头把脸埋进手心里,胸口剧烈起伏着:“我最不能忍受的是B明明什么都知道,但他一个字都没告诉我,还和我说布鲁斯是真的喜欢我……耍我很好玩吗?”


 


说不定对他们来说这只是情人间闹了点小矛盾,而超人就是那个让他们重归于好的道具,当然没有人会在乎一个道具的感受。


 


“卡尔,继续胡思乱想只会毁掉一切。”神奇女侠在饮料机旁接了一杯冰可乐递给他,“在我看来蝙蝠非常重视你,他没有理由玩弄你的感情,当然,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我会帮你把他揍进墙里。”天堂岛公主的眼神睿智而柔和,“与其坐在这里,不如去哥谭找他把话说清楚。”


 


冰凉的碳酸饮料稍微浇熄了超人无处发泄的火气,他看着杯壁上凝结的小水珠,挫败地说:“我不能过去。我现在很生气,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但继续坐下去只会让你更生气。”神奇女侠取下腰间的真言套索,“我可以把这个借给你。”


 


超人看了看那卷闪着金色光芒的绳索,下定决心般地摇了摇头:“不必了,如果需要这个才能让他说实话,那这场谈话根本没有意义。”他站起来,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再睁开时眼里已经没有了迷茫,“我们是搭档,我相信他会给我一个交代。”


 


180.


 


超人没有连线蝙蝠侠的通讯器,他直接像昨天一样飞到了布鲁斯的卧室窗口,敲了敲玻璃。


 


穿着睡袍的布鲁斯冷着脸给他开了窗,这很正常,知道自己暴露了之后他当然没必要再对超人摆出什么好脸色。超人讽刺地勾起唇角,目光落在床头柜并排摆放的两支手机上。


 


其中一个是属于布鲁斯的韦恩出品高科技手机,另一个是黑色的,超人走过去拿起它,在手机的背面发现了蝙蝠标识。眼熟的三原色挂坠摇摇晃晃地挂在手机的一角,超人还记得那天布鲁斯挑了很久才挑出这个上色最均匀的。


 


“你把这个给他了。”超人轻声说。


 


布鲁斯像是怕他捏坏蝙蝠侠的手机,上前两步把它夺过来放回床头柜上,漫不经心地笑道:“本来就是他的。”


 


超人沉默了。过了一会,他又问:“蝙蝠侠人呢?”


 


布鲁斯一言不发地解开了睡袍的系带,还包着绷带的躯体裸露出来。超人瞳孔一缩,快速转身背对他,喉咙里发出难以忍受的低吼:“你这是什么意思?”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背后传来衣物被扔在地上的声音,超人克制着自己不去想那些可能出现画面,握紧的拳头上都暴起了青筋,他吞了口唾沫,声音干涩:“既然你只是为了排除情敌才接近我,那就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他焦躁地舔了舔嘴唇,自嘲道,“虽然我现在真的非常生气,但你不用担心,就算我心里想着把你干到哭,干到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但超人从不伤害普通人,即使你是个混蛋。”


 


布料摩擦的声音更大了,布鲁斯似乎是笑了一声,可依然什么也没说。


 


超人脊背绷得笔直,他皱着眉等待了一会,直到后面窸窸窣窣的动静停下来才重新转过身:“韦恩先生,我承认我完全输了,所以我们之间的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追究。”他抬眼看向他单方面的前任恋人,“请告诉我蝙蝠侠在哪里,我需要——”最后一个音猛地变了调子,后面的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布鲁斯当着他的面戴上头罩,声线嘶哑又带着威吓:“怎么不继续?”


 


“……………………”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要干到我哭着求饶?”蝙蝠侠冷笑着歪了歪头,爪尖从超人僵硬的脸颊上划过,“不错的胆量,小记者。”


 


“你、你……”超人像是失去了语言功能似的重复着这一个单词,混乱的大脑与其说是受到惊吓,更像是因信息量太大而产生的过载,他指着蝙蝠侠的鼻子,眼睛瞪到几乎脱窗,“你————”


 


“嗯哼,就是我。”布鲁斯又取下面具,扯出专属于哥谭宝贝的甜蜜微笑,“上次不是说要玩制服play吗?我特意找蝙蝠侠借来了蝙蝠装,喜不喜欢?”


 


超人终于找着了自己的舌头:“你以为我会信?!”


 


“那可说不准,谁知道你的氪星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布鲁斯收起笑容,令人捉摸不透地冷哼一声,“排除情敌?你可真会给我惊喜,甜心。”


 


TBC


 


超人:都是绿灯侠害的!是他说蝙蝠侠和布鲁斯在玩互绿情趣!


蝙蝠侠:(记仇)


 


本来准备干干脆脆地掉马本垒一条龙,但看大家对于生吃哈尔的热情很高,于是就这样了。


 


为了合理生吃绿灯侠真是废了我不少脑细胞,这也太沙雕了……不过修罗场真开心,我爱修罗场(喂)




关于出本问题的统一回复:完结会弄印调的谢谢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