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ine Celsy

Stronger than Vibranium

psychopath:

在微博翻图无意发现Sese以前真的很喜欢欺负呆卡啊

皮一下很开心😂

一一:

总裁打脸合集~

瓶盖组真香警告~

  


(台词改编自《恶作剧之吻》)

被吓到了(๑ १д१)

最近足同的tag下面怎么比转会新闻还可怕(๑ १д१)
又是抄袭又是人身攻击正主的
想吃口糖压惊嘤嘤嘤(๑ १д१)

简单聊扯聊扯一些球员的人设,可能会更新

萧荆:

看到兔太关于ooc的讨论,之前也总跟人聊这方面的问题,确实,球员们在媒体面前呈现出的人设不见得代表本人性格,而在每个人眼中球员的形象又有不同。除了一些实在是ooc得突破天际,比如输了球第一时间还在想恋爱问题的,把一大老爷们写成欲求不满小媳妇之类的文实在槽多无口之外,我尊重每个人对球员的认知以及私设。
所以这篇文章也就只是简单谈论一下一些球员(在我所看到的范围及我的个人认知内)的性格,没有批评谁的意思,做点补充以及供太太们参考。


1.莱万
先说说我们的拜仁队草豆腐哥哥吧,虽然在球迷们的眼里他好像已经拜仁化了,可爱,帅气,没事儿还跟哈妹一起跳舞扭一扭,但是他这个人总的来说是比较生人勿近的那种性格。之前接受访谈时,他被问及性格问题,莱万就直言,他是那种内向,不容易跟人混熟,交际圈子比较封闭的人。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他会给自己起一个假名,要求朋友称呼他的假名而不是Robert或者Lewy,免得被附近的人认出来,一旦真认出来了就: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和那个球星长得像。(话说这是多好的现实梗啊太太们快写啊!)
在他不逗比的时候,相信大家也能看出他那种冷冷淡淡的气质来。略中二,有那么一点傲气的心性,很容易独来独往容易跟人闹别扭。
莱万跟部分队友的关系也有点不尴不尬。历数俱乐部里跟他关系比较好的,有罗伊斯格策哈妹这种可爱温暖型的,有穆勒这种逗比型的,有阿滕这种炫酷潮男型的,总的来说都是比较外向那一类人。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人更容易走近他跟他交心。
不过一旦被打开了心门,冷冷淡淡的莱万也是他们相当好的朋友,跟他难以混熟,但是混熟前混熟后就是两个世界。
我自己也大致是这一挂的人,所以对于莱万的理解里,有些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东西,只能尽量描述了。顺便再给大家提醒一下,这样的性格相当适合(容易)单恋别人。


2.克罗斯
之前特意跟甜菜人蜜确认了一下他性格方面的东西。很多文里的甜菜经常是腹黑大魔王形象,这个其实是作者们的二设啦,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比较严肃吓人(所以有了德国女性票选国民老公时的相貌平平成熟稳重克罗斯梗),有时候微笑起来也好像笑得很腹黑,不过抛开这些二设,甜菜甜的时候也是很甜的好吗。稳重倒是没错。
补充一点,他在拜仁的时候人称安联草皮修补精(请自行脑补画面)。


3.胡梅尔斯
必须说说我男人了,似乎之前看到的文里,一千个写手就有一千个胡梅尔斯。
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是,暴脾气(怼天怼地怼空气,怼起人来几乎口无遮拦),大嘴巴什么都说,网瘾中年,以及跟穆勒玩得越来越好之后,两人加一起没有500也有490了。
不过某种程度上自黑也算是他营造人设的一种方式吧。狐妈是资深媒体人,老胡从小就跟记者打交道,接受采访的时候还总会有老记者跟他聊“你小时候怎么怎么样”。老胡对媒体工作者相当熟悉,也知道怎么机警应对。之所以什么都说,一定程度上是他有种高傲的心性,像北京老炮儿的那种气质,心高气傲且混不吝,心里却比谁都有数。一直以来他给我的印象就如同他的球风,面对公众和媒体的时候,表现精准得就像是他在球场上解围时候的下脚点,所以要分析出他在生活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确实很难。而且是挺能抖机灵的一个人。
能吃,不太自律,估计会是科瓦奇以后的严管对象。爱看书爱听歌。
虽然总说老胡是我男人,但是要是现实中碰到这么一个人并且有跟他恋爱的机会,我不敢,我可能会去泡麦子。


太晚了,想到哪写到哪吧,以后大概会再零零散散写点这方面的东西。

你们帮我起名字:

这又是一个傻屌脑洞👀...
我非常确定美黑不懂夜的黑这种梗肯定不是我第一个想到...😭😭😭求求在我之前想到过的大佬放过我...这个漫做工极为粗劣,🙄拍摄手段极其放肆...🤦‍♂️🤦🏻‍♂️🤦🏼‍♂️🤦🏽‍♂️🤦🏾‍♂️🤦🏿‍♂️情节本能更丰富但并没有...🤦‍♀️🤦🏻‍♀️🤦🏼‍♀️🤦🏽‍♀️🤦🏾‍♀️🤦🏿‍♀️我第一次搞这种求轻喷(*☻-☻*)本来想放个团但是lof竟然10张极限...🤷🏻‍♀️(我为啥要发这么多表情?.......🙄以及我为啥要打一个黄金矿工的tag🤔🤔🤔

沙雕改词卡路里

弗拉基米尔斯:

涉及CP众多,大家看个开心,不要吵啊。


――――――――――――――――――――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写一个字 都要说声对不起


卡卡卡卡看看我 你的宝贝在这里


小小 我要小小 我要尤文的7号


Pose pose


我要尤文的7号


Pose pose


为了甜蜜不虐心 每天找糖到哭泣


为了成全卡配罗 码字码成打字精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他偏要去美黑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CP都甜蜜


Wow


卡配罗卡配罗卡配


卡配罗卡配罗卡配


卡配罗卡配罗卡配


卡配罗卡配罗卡配


卡配罗我的初心


磕爆我的卡配罗


拜拜 豆腐丝 皮法猪波罗伊策


双子水托和卡贝


太虐太虐搞不起


拜拜 罗戴厄 戒掉内梅戒双罗


猴软隆包水卡西


别磕太多伤感情


来来 世界杯 四年一磕国家队


玫瑰万笛和皮水


鹊桥相会别忘记


来来 转会季 皇马尤文大巴黎


谁家有矿谁开心 不然全都得BE

【黑街】KaKá

四度:

【杀手AU/无cp装B向,严重ooc预警/本文为卡卡专场,马塞洛强势出镜】




写给自己的生贺,虽然不知道为啥要在生日的时候写这个东西... ...


emmm今天有人给我投食吗?没有的话我明年再来问问。




佩大师(及瓦拉内):【黑街】PEPE


阿宽:【黑街】TONI KROOS


二娃(及莱万):【黑街】Thomas Müller


罗伊斯(及胡梅尔斯):【黑街】MARCO REUS


豆腐哥及阿隆索:【黑街】ALVARO ARBELOA


============================================


<01>


“我的名字叫里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雷特.”念完这一大长串名字,连男人自己也笑了,“抱歉,需要再说一遍吗?”


男人的视线瞥到了眼前皱成一团的西装,叹了口气,放下枪,替缩成一团的可怜虫理了理衣服。但随即他又有些暴躁的重新举起枪,说到:“算了,没时间了。“


“你就叫我卡卡吧,请记住,第二个卡要重读。”


“愿天父依旧公正。”


男人一直温柔的眼神里露出了深深的厌恶,仿佛卷缩在一角的不是人类,而是肮脏的垃圾。他扣动了扳机。


 


每一个死于卡卡枪下的都是该死之人,而每一个该死之人都会记住卡卡的名字。


也许他记不住全名,但至少,他会记住,第二个卡要重读。


 


<02>


尽管依旧过了好几天了,但阿什拉夫的枪管仿佛还热着,毕竟这代表着他已经出道了,现在算是这条街最年轻的杀手了。一想到这里,他难免有些得意,连叫酒的声音也大声了点。


“酒保,再来一杯,谢谢。”


马塞洛笑了笑,被叫做酒保也没有在意,他一向不拘小节,又喜欢这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


“这里怎么还有一台钢琴。”阿什拉夫困惑的指着一边的角落问道,尽管沾了不少灰尘,但让人看得出,若是搽干净了,漆皮定是又黑又亮,哪怕是酒吧里昏黄的光线,也能照着发光,阿什拉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醉了,他居然看出了一种不可侵犯的疏远感,总之,是和这家酒保的风格格格不入的。


“啊。”马塞洛小小的叹了一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连他也快忘了这架钢琴了。“这是故人留下的。”


很久很久以前,也是这样,马塞洛一边擦着杯子,另一个在那弹琴。


他总会问他,你要听什么曲子。


可马塞洛喜欢的曲子,只能用电吉他或者贝斯弹,远远不适合钢琴的。


但每次他来,马塞洛都会关掉音响里嘈杂的电音说唱,让他弹上几只清冷的钢琴曲。


“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几次高雅时刻。”他会眨眨眼睛,和任何一个坐在吧台前的人这么吐槽。“别笑我。”


尽管这么说,其实马塞洛确实很喜欢。不然他也不会一直把这架钢琴留在这里。


 


“你想知道是谁留下来的吗?”


“你知道卡卡吗?”


 


<03>


游走在这个世界的灰色地带的杀手们并不是冷冰冰的杀人兵器,而是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每个杀手都有自己的习惯,自己的个性。比如号称杀手之王的罗纳尔多,是一个超级臭屁张扬的幼稚鬼,喜欢在尸体附近留下自己的cr7标志,相反,也有克罗斯这样低调的杀手。有管得宽喜欢到处抢人头的拉莫斯,也有喜好给别人打下手,能不开枪就不开枪的厄齐尔。同样有的杀手来者不拒,有的杀手凭心情接单,而卡卡,只杀恶人。


 


“是的,卡卡只杀法律制裁不了的,但是该死的人。“


“哈。“阿什拉夫眨了眨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在说,真的吗,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马塞洛点了点头,补充到:“没错,而且基本不收钱。“


”哇。”阿什拉夫又小小的惊呼了一下。“真酷。“


 


马塞洛确实没有骗阿什拉夫。卡卡和别人是不一样的,马塞洛很早就知道了。


他做事情从来都不是为了钱。


 


马塞洛在卡卡还在意大利的时候就已经相识很久了,他认识卡卡比这条街上任何人都要早,可能因为他们都是来自同一个故乡,而即使是杀手,漂泊在外的时候,见到家乡的人,也总是温暖一点。


尽管他们的喜好不同,性格不同,连长相的人种都不一样,似乎除了国籍,没有一点一样。因此他们之间关系并不是非常亲密。


但这并不妨碍马塞洛喜欢卡卡。对最真诚的朋友的喜欢。卡卡是他唯一喜欢的一个几乎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


马塞洛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他。但似乎每个人都喜欢他,他甚至看不到讨厌他的人。一想到这点,马塞洛大概也能够理解了。


 


马塞洛回想起那一天,所有的细节他都还记得这么清楚。


他记得那天有点毛毛细雨,气温大概是零上十六度,但因为是晚上,又刮着大风下着雨,大概是要低一些。他穿着兜帽卫衣,冷的瑟瑟发抖,手揣在兜里,赶紧往酒吧里跑,心里只惦记着能喝杯就暖暖身子。


他当时第一眼,就看见了卡卡。


他身上的气质太独特了,以至于尽管他一副狼狈样,连脸也看不清,马塞洛还是认出他来。问道:“天这么冷,进去坐坐?”


他这一句话,先是下意识用西班牙语说出来,然后才回过神来改口,换成了葡萄牙语。


卡卡点了点头,说,“我这一进去,可能要好长一段时间要常驻了。”


“没关系。”马塞洛哈哈一笑,“付的了租金吗?”


卡卡摇摇头,“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我看你刚刚做了笔生意。”马塞洛眨眨眼,尽管今天又是下雨又是刮风,但卡卡的模样和身上的血腥味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来的第一天就开张,招呼都还没打,也不怕别的人生气。”


“我以为你们都会欢迎我的。”


马塞洛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打开门,让卡卡进去。


“喝点什么?你还不喝酒吗?那来点柠檬汁怎么样。”


“我没有钱。”


“那你做单子是为了什么?”


“一架钢琴。”


“是象牙的键还是名家的手?”


“不是。”卡卡又笑了,“声音不错,漆刷的很亮。”


马塞洛耸了耸肩,他应该习惯卡卡这一点的。


卡卡又问,“我可以把琴放在这吗?”


马塞洛看着卡卡淡色的眸子,还有眸子周边雷鬼风格的装饰和浓郁的酒精的味道,点了点头,说,好。


 


<04>


后来卡卡也就真的在这住下了,把琴也跟着拉过来了。


再来酒吧的顾客都会盯着钢琴惊讶的叹一声,马塞洛则会擦着杯子,瞪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一副你懂的表情。


是的,一旦客人们知道这是卡卡的钢琴,就会一副明白了的表情。


这里是杀手开的酒吧,自然也是杀手才会光顾的地方,而至少在十年前,是没有哪一个杀手没听说过卡卡的名字。


他们也许记不住他那繁琐的名字,但他们都记得他叫卡卡,第二个卡要重读。


 


因为在十年前,活着杀手界传奇的位置的,不是罗纳尔多,也不是其他什么人,而是卡卡。


 


<05>


马塞洛几乎没见过卡卡亲自动手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他总是在白天喝的酩酊大醉,睡上整整一个白天,晚上好不容易清醒,不是去酒吧呆着擦擦杯子,和其他杀手聊点八卦,就是晃着步子,去外面找点零花钱。


而卡卡则过着规律的,和马塞洛几乎刚好错开的生活。


只有马塞洛刚好带着酒吧里擦杯子的时候,卡卡会给他弹首曲子,然后上楼去睡觉。这几乎是他们唯一的生活交集了。


所以马塞洛几乎没有见过卡卡动手的日子。


 


但也还是有这么一次。


马塞洛这种倒头就睡人居然也破天荒的失眠了。也许是因为盛夏的阳光太刺眼,而他让卡卡带的新窗帘他还没带回来。


马塞洛从床底下找出他的小盒子,里面装着莫德里奇带给他的可接的单子,马塞洛打算找一件有趣一点小单子干完回来再睡觉,适度的运动也许有助于睡眠。


耳机里放着Fashion killa,马塞洛套着一件T恤就出门了。


 


阳光刺眼的很,马塞洛忍不住抬头看看天上还有没有云,能让他好过一点,然后他就看见了卡卡。


他从一栋大楼,宛若山林中的小鹿,轻盈的跳到了另一栋楼里。


马塞洛眯着眼睛,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枪。


可惜,光晕在他眼前打转,让他看不起目标。


没死。


那个正追踪卡卡的人没死,但是一惊,低头看还有谁在开枪,却已经没有马塞洛的影子了。而短暂的停顿,也让卡卡暂且逃掉了。


马塞洛在废弃的大楼三楼找到了卡卡。


“你比那天晚上我在酒吧门口看见你的时候还狼狈。”


卡卡捂着大腿的伤口,不好意思的笑了。“居然能在白天看见你,真是稀奇。”


“再稀奇也比不过能看见你被一个人追着打这么惨。”


“一个人。”卡卡挑着眉头笑了,“他们只剩一个人了吗,那还好。”


马塞洛没来得及问开始有多少人,子弹已经擦着身子追过来了。


“你还有子弹吗?”


马塞洛这才发现,模模糊糊出门的他枪里只带了两颗子弹了,而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颗。


卡卡有些无语的看着他。马塞洛就是这样,有些粗心,却从不以为然,还觉得很刺激好玩。


“你在这呆着。”卡卡接过枪,认真的说,“我处理完了再来找你。”


语气强硬的不允许马塞洛出口反驳。


“如果只剩下一个人的话,就会简单很多。”卡卡又笑了,“你可别看错了。”


于是马塞洛就亲眼看到了卡卡是怎么动手的。


卡卡转身站起,血流如注的大腿依然给了他支撑身体的力量,他就像风一般敏捷轻盈,出手迅速却又精准。


马塞洛都看呆了。


而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结束了。


卡卡的枪,太快太准。


他还保持着那个射击的姿势。


马塞洛结结巴巴的只能说,“你流了好多血。”


“没关系。我不会死的。”


“为什么… …难道你不害怕吗?”


“不。”卡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马塞洛这才发现卡卡的脸上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血色。“天父一直看着我,他会保佑我的。”


“至少你看,我不是遇见你了吗?我不会死的。”


 


<05>


卡卡自然没死。


虽然马塞洛不敢说这真的是天父的功劳。


说实话,马塞洛也信仰上帝,但不这么虔诚,因为他知道当他手上染上鲜血的时候,上帝就已经不再庇护他了。


但卡卡不一样,他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信徒,他信仰上帝,爱戴上帝。


“你杀人,天父为何还要庇护你。”


“因为有些恶人,他们藏得太好了,天父一时看不到黑暗的角落,我是为了天父,送他们下地狱。”


“可你杀人了,杀了人就是杀了人,没有区别的。”


“是的。”卡卡也不生气,他从来都是耐心的解释,“但是,马塞洛,你知道吗,恶人也会有恶人的救世主。我也会下地狱,因为我手上的血已经洗不清了。但我不会后悔。”


马塞洛知道,卡卡和他们不一样。他不是为了钱,去杀人的。


 


在马塞洛的家乡,出来做杀手,仿佛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大部分人都出身贫穷,破烂的小屋,和永远不会厌烦生育的父母,一大家口人,只能靠年长的哥哥拿枪来养活。


马塞洛拿到的第一笔钱,小心的把每一张纸币都捋齐整,几张钱他数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给家里所有的弟弟妹妹都买了一件像样的衣服。


但卡卡不一样,他出身一个幸福的家庭,不穷,不苦,接受过高等的教育。他本应该去做牧师,或者老师,他是这么的温和,总会讨人喜欢的。


但他还是拿起了枪,认识了马塞洛,认识了这条路上形形色色的人。


 


不是为了钱,甚至不是因为过往那些说不出口的仇恨。


只是当少年发现自己拿枪的天赋后,选择没有浪费他的天赋,顺便用自己的方式为天父效劳。


 


<06>


卡卡和那些藏于黑暗的杀手不一样。他每一次杀人,都是在明晃晃的白天。


因为他是相信一些东西的。


所以马塞洛后来,在没有亲眼看过卡卡动手。


像他这样的杀手一点也不吃香。


他的个人感情太浓厚了,不再是简单拿钱杀人的凶手。按道理来说,复仇是不会牵扯到杀手的,对于陷入仇恨的人来说杀手只是一把枪而已,但卡卡太不一样了。


有这么多人喜欢他。


也有这么多人想杀掉他。


他先背弃了杀手始终中立的原则。


危险也就尾随其后,永不相离。


他受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马塞洛听他弹钢琴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后来,他没在多久,就走了。


他本来,也只是这条街的一个过客。马塞洛知道,他想了意大利的空气里。


走之前,卡卡把钢琴送给了他。


不是象牙键,也不是名家手,好久没有调过的音听上去古怪高昂。琴盖上的灰尘在鼓点密集的音乐里跳动着。


马塞洛几乎,快忘掉它了。


 


<07>


“后来呢?“


“后来卡卡走了。“马塞洛继续擦着他的杯子,尽管杯子已经快被他擦薄了。”听说他回了意大利,但很多政客想杀他,于是他又去了美国,不过听说他厌倦杀人了,现在好像洗手不干了。“


马塞洛笑了,“反正他也不缺钱,大概回巴西当牧师去了。“


“当… …牧师?“


这确实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一个很奇怪的结尾。


但马塞洛是真心的这么希望的。


这一刻,是他背弃天父后,最虔诚的一次,他希望天父能够仁慈一点,给那个满手是血的家伙一个好的结局。


马塞洛是真心这么希望的。


他希望时隔多年后,能有一天回到离别多年的故土后,再一次遇见卡卡,那时候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但腿脚还好使,而卡卡,人们已经很难把他和当年那个风度翩翩,优雅绅士的杀手联系在一起,人们只觉得他是个友善的好邻居。


而卡卡摸着漆得发亮的琴盖,问他,你想听什么。


那个时候,马塞洛还是会喜欢吵吵闹闹的嘻哈音乐。


但也许他会坐下来,和卡卡一起唱哈利路亚。


那一定和有趣。






END





狗拉雪橇:

是之前和@Ai Celia 姑娘讨论过的可爱脑洞哈哈哈哈
以为是卖花姑娘实则可怕的一批。

p1-2沙雕欢乐多
p3 卖花姑娘【x